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山野文学”花开马边---【张三才】

2018-12-11 15:53:1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0

“山野文学”花开马边

 张三才

四川西南小凉山簏的马边彝族自治县,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地处乐山、宜宾、凉山三市州结合部,三地民风民俗互为影响,文化底蕴不相上下。但在上个世纪,毗邻地区的文学浪潮已如春水暗涌,刹那间便有风生水起之势,而在大山深处的马边,却没有形成一支自己的文学团队,仅有夏书龙、阿洛夫基、雷金贵、陈远、龚定萍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文学青年,用自己的青春和热情坚守着理想,用手中的一支支笔,孜孜不倦,不懈创作,他们的作品虽不时变为铅字,但他们犹如“孤雁”,形只影单地飞过文学天空,那时的“马边文学”尚未形成一定的规模和气候。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以及诸多名家师友的热心帮助之下,马边这些曾寥落盛开的“文学之花”,犹如星星之火,迅速呈现可喜的燎原之势。如今再观马边之文学,百花齐放,娇艳争芳,昔日天空的“孤雁”,已经发展壮大为“雁群”,生机勃勃地飞翔在更为辽远广博的高空;“山野文学”作家群,作为独具马边特色的作家群体正式形成,马边本土文学作品频频见诸国家和省市报刊,历史上名不见经传的马边文艺事业正发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

《奔生》之奔途

2001214日,情人节,我爱上了我的第一个文学情人——《奔生》。我永远记得那个开启希望“奔途”的日子。那一天,时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我突然收到四川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龚明德先生的一封来信。信中写道:部长先生,马边县劳动乡在成都打工的青年金刚石撰写的、以马边人现实生活为题材的、长达95万字的长篇小说《奔生》,已由四川文艺出版社编辑整理,将于近期公开出版发行。但因作者多年在成都以流动销售茶叶为生,经济十分拮据,目前在出版发行上遇到诸多困难,希望县上给予支持并帮助解决。并随信寄来著名文学评论家吴野先生题为“粗砺中的大气之作”的序言,盛赞“这是一部罕见的长篇作品。是一部当代人的心灵史,是当代社会与现实人生的立体展现。”

我与龚明德、金刚石素昧平生,但是,在收到这封陌生来信后,我心情激动得如同潮涌,喜不自胜。我当即认定,长篇小说《奔生》的出版发行,不仅是马边文学界的一件大喜事,也是全县的一件大事,更是借此掀起马边文学热潮的一个大好契机。

于是,在收到龚明德先生来信一周后,221日,我即带领助手火速赶到成都和乐山,找到四川文艺出版社、省委宣传部、乐山市委宣传部、市文联等单位领导,衔接协调《奔生》的出版发行事宜。并找龚明德、吴野、金刚石采访了解写作、编辑和出版中的相关情况,帮助作者解决出版发行上的一些具体问题,达成待《奔生》正式出版之后、尽快在马边举行首发式以及之后由省市主管部门联合召开作品研讨会的协议。

箭在弦上,人心振奋,我们马不停蹄地继续“奔途”。返回县城后的225日,县委宣传部就以《关于“奔生”有关情况的报告及几点建议》为题,就如何加大宣传力度,借以增大发行量,着力提高马边知名度的问题,向县委正式上交书面报告并得到首肯。我还将采访了解到的情况抓紧写成了一篇《马边出了个“打工作家”》的通讯稿,于316日在《乐山日报》头版头条及时刊发,并被四川《民族》杂志2001年第5期全文刊载,为金刚石和《奔生》走向乐山、走向四川进行大力推介。

为加大发行量和增强影响力,按照县委指示,我随即牵头召集了县委宣传部、广电文体局、教育局、总工会、团县委、县妇联等六个县级部门的主要领导开会协调,决定以六个县级部门的名义联合行文,向全县正式发出《关于认真组织征订我县青年作者金刚石所著的长篇小说“奔生”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站在关爱马边、热爱家乡、扶持马边文学新人、推动马边文艺创作事业发展的高度,号召大家以100元一套的资助价(定价为88元)积极组织订阅,帮助作者渡过难关。

2001328日,《奔生》首发式在马边县城如期举行。时任县委书记邓顺贵到场讲话,四川文艺出版社社长罗韵希、副社长金平,著名文学评论家吴野,资深编辑龚明德,乐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大华到场打气鼓劲。首发式的当日,在县委书记和县长带头个人购书的引领下,马边城区机关各单位、各乡镇以及诸多个人,全部以100元一套的资助价,现场踊跃购书272套,开创了马边个人出书日销售量的先河。

2001517日,由四川省作协和乐山市文联联合举办的“《奔生》研讨会”在乐山新华宾馆六楼会议室如约举行。

《奔生》的出版发行和成功运作,在马边、尤其是在马边文艺界迅速引起强烈反响。

“山野文学”香四野

一石激起千层浪,《奔生》的顺利“诞生”,让大家看到了马边文学的希望。马边文艺发展的路到底在何方?大家等待着,盼望着,猜测着,憧憬着。如同一枚春天的小种子,已经落在了2001年的沃土之中,此刻正酝酿着破土而出。

20013月上旬,春回大地,莺啭燕飞,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高缨在乐山市文化局郑自谦老师的陪同下,应邀来到了地处小凉山麓的马边,作为县委宣传部的主要领导,我理所当然地负责对接联系并协调安排高缨老师一行在马边的全部行程。

在彝族聚居区实地走访之后,311日上午,高缨老师在县委常委会议室同马边一批文学爱好者见面,并即兴以《大山的呼唤》为题,激情为大家上了一堂情真意切、生动活泼、妙趣横生的文学创作辅导课。

在谈到马边文学艺术的创作方向时,高缨老师语重心长地说道:“‘山野文学’是马边文艺创作的基本方向!马边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解放五十多年来发生了数不尽的故事,出现了数不尽的人物。马边的每个山头都是历史的白发老人,都有灵魂,都在呼唤我们去写他们、去表现他们。大山呼唤你们去写、去画、去响应这个呼唤,去报答这个呼唤。马边作家有一个责任,就是运用手中的这支笔,把马边的山山水水告诉人们,把大山的灵魂告诉外界!这既是马边作家的责任,更是马边作家的义务。”

高缨老师的精彩讲座,不断赢得阵阵热烈的掌声。他指明了马边文艺创作的前进方向,阐述了马边文艺创作的方式方法,点燃了马边“山野文学”的这把热火,让马边到场的十多名文学爱好者醍醐灌顶,耳目一新,更让作为宣传部长的我对“如何充分调动马边文学爱好者的创作积极性,怎样把文艺创作作为一项重要的事业抓紧抓好”这一重大课题的认识茅塞顿开,深受启发。

众所周知,没有组织的人员只能是散兵游勇。县委宣传部以高缨老师这次精心指点为契机,决定尽快筹建一个马边文人自己的组织,让散兵游勇式的文艺爱好者有个自己的家园,以利切磋交流,以此推动马边文艺事业的加速发展。

这个组织叫什么名称好呢?大家绞尽脑汁地集思广益,叫文联?似乎太大;叫作协?作家没几个,似乎名不符实。几经磋商,综合多数文友建议,决定叫“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现发展壮大成为作家协会)这么一个名称,将高扬“山野文学”大旗、致力文艺创作定为协会的指导思想,把吸纳、培养、推荐文艺爱好者作为协会的基本任务。紧接着,便指定县委宣传部两名文学爱好者具体着手筹备协会组建,办理相关手续,草拟协会章程,吸纳协会会员。

在凝聚团结了50余名会员的基础上,马边彝族自治县于2001426日在县城乐中闲饭店召开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第一次会员大会,讨论通过协会章程,选举产生协会领导班子。我被选举兼任协会首任会长,吴林章、曾远友、阿洛夫基、陈远为副会长,夏书龙为秘书长。“马边文艺创作协会”正式宣告成立,马边众多的文艺爱好者从此便开始拥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

有了“家”的马边文学爱好者们,开始步上一个新台阶,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都在思索着,怎样才能让我们这个“家”,变得更加繁荣壮大?让“家人”,学识技艺都更上一层楼?

马边文艺创作协会成立后,理事会一班人深刻认识到,如果仅靠县内文人在这片小天地里自我切磋交流,自我陶醉,那么,要想马边文艺水平再上一个更高的台阶,几乎没有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地求得“高人”指点。毕竟,文艺创作靠激情、靠灵感、靠摸索,更要靠指点。

于是,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理事会一班人充分运用各自在省、市文艺界的人脉资源,诚恳邀请多位文艺界名家来马边,开展文学创作辅导。近二十年来,协会在历届领导班子的组织策划下,继高缨老师之后,先后邀请过20多位省内外著名作家和省市作协领导来马边,指导帮助马边文艺事业的加快发展。如宋玉鹏、王敦贤、李一清、伍立杨、张新泉、殷世江、税清静、杨华、林雪、李元胜、牛放、江永长、孙建军、邱易东、聂卉、陈代俊、杨雪、欧阳明、林仁清、骆驼、杨轻抒、王平中、张用生、王大华、熊永红、郑自谦等等。这些知名作家到马边后,不仅举办讲座认真进行创作辅导,而且运用笔会、改稿会、作品研讨会、实地采风体验等多种不同形式,面对面地与马边作家们开展互动交流,让马边文人受益匪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省作协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殷世江先生,他在生前不辞辛劳近十次来到马边,对马边作者进行耐心辅导,精心指点,不厌其烦牵线搭桥当“红娘”,尽心尽职帮助马边文艺作品找“婆家”,为马边“山野文学”作家群的建立、巩固和发展,为马边文艺作品走出大山,进而走出乐山、走向全川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殷世江先生因此也成为我和众多马边文学爱好者的文学导师和知心朋友。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众多作家从不同角度、不同体验、以及不一样的语言,让马边一大批文学爱好者深受启发和教育。比如大师们所阐述的“人民需要文学,作家心中要有人民。”“作品要立足于写自己熟悉的领域。”“我们每个作家都要找到只有自己才有的路子!‘山野文学’就是我们的个性,就是我们的特点,就是马边作家群的特点。”“写作的关键在于找感觉。有感觉就写,没有感觉就不写。”“文学作品贵在能够打动人。写出的东西,连自己都不能被感动,何以感动他人。”“写作要有信心。不要迷信大家、名家,小人物也可以出大作品。”“要注意写人、写命运,每个人都有命运。”“要注重积累、注重思考、注重多练笔。”“文学是一项枯燥、艰辛的事业,搞文学的人切忌浮躁!”

大师们这一系列的经验之谈和肺腑之言,让众多马边文学爱好者眼前为之一亮,心中茅塞顿开。大家不仅从名家们的文学创作辅导中学到了更多的创作经验,更重要的是以此点燃了心中跃跃欲试步入文坛的熊熊烈火,增强了进一步高扬“山野文学”大旗、响应大山呼唤而积极投身文艺创作的坚定信心。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诗经国风卫风》中有诗《淇奥》,这样写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原意是形容君子文采好,有修养,君子的自我修养就像加工骨器,切了还要磋;就像加工玉器,琢了还要磨。后引申为学问上的研究、探讨,指大家共同研究学习,互相取长补短。在马边,“马边文艺创作协会”从最开始成立起,所行之路,便是“君子之道”——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马边文艺创作协会成立后,不少会员普遍反映很想写点东西但苦于难以找到创作灵感。据此,协会理事会一班人商量后,于20016月初组织30余名文学爱好者集体到马边县的生态风景旅游区——黄连山林海实地采风,帮助会员开阔视野,寻找创作灵感。在采风团出发之前,协会要求参加采风的会员在活动结束后,每人至少要出一件文学作品。黄连山近两万亩的茫茫人工林、黄连山丰富的动植物资源、黄连山绚丽的生态景观、黄连山美丽的民间传说,将会员们的眼睛和心灵紧紧地吸引住了,不少会员灵感大发,现场吟诗作画,即兴创作。

首次大型文学采风活动的开展,有效地激发了会员的创作热情,一批已辍笔多年的会员也重唤热情,激情投身于文学创作队伍之中,大家不仅创作了歌颂黄连山、歌颂马边的30余件作品并分别在省、市、县报刊发表,而且为协会后来开展的文学采风活动开了个好头,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平时,马边文艺创作协会家居县城的十多名骨干会员,总会隔三差五相约马边河畔,一杯清茶,一盘瓜子,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神吹神侃,这既是傍晚相互联络休闲纳凉的好去处,也是忙里偷闲切磋交流的一种有效途径。如此轻松的交流方式,让大家无拘无束,宽松自如,相得益彰,其乐融融,构成马边河畔一道靓丽的风景。夏书龙的小说情节把控和人物形象刻画,阿洛夫基的散文诗写作技巧,廖大康、龚定萍的散文创作经验,何健潮的诗歌创作心得......便是在这样轻松愉悦的交流环境中,很自然地成为大家习作模仿的重要借鉴。

继黄连山首次大型文学采风活动之后,近二十年来,马边文艺创作协会在历届领导班子的组织带领下,先后组织开展了“马边大风顶、荞坝生态旅游区、莲花山、沙腔温泉、烟峰彝家新寨、官帽舟水电站库区、会步新村、云上苗岭、周家沟茶场”等30余次大型文学采风活动,配合县上近年来开展的“小凉山火把节”、“小凉山采茶节”大型文化旅游活动,先后共有近千件文学作品被国家和省、市、县报刊采用发表。集体采风活动有效地激发了会员的创作热情,有力地推动了马边文艺事业的健康发展,一个写马边、画马边、颂马边的文学创作高潮开始形成。

随着协会活动的蓬勃开展和会员创作热情的不断高涨,新人新作不断涌现,仅仅依靠在省、市报刊发表文稿毕竟有限。气可鼓不可泄。为此,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理事会一班人认真商量,决定创办一本马边人写马边的文艺刊物,以更多地刊发协会会员作品,努力为协会会员提供施展才能的阵地和舞台,确保会员创作热情经久不衰。因为,团队需要阵地,表演还需舞台。

经过多方筹措和努力,一本定名为《马边文艺》的文学期刊于200171日,首期正式付印出版,这本每期可刊载50余篇文稿、容量为20万字左右的小册子一经问世,即受到县委、县政府和全县干部群众的一致好评,这个文学期刊在马边文艺创作协会历届领导班子的组织策划下,近二十年来持之以恒地得以坚持。至今,《马边文艺》(现为《大风顶》文学季刊)已编辑出刊41期,共刊发了会员作品2000余件。事实上,这本文学期刊,这些年来已经成为协会团结带领会员奋勇向前的桥梁和纽带,成为马边的一个重要文艺阵地。协会会员自豪地称为我们自己的“精神乐园”,马边人热情地称为这是“我们自己的书”。

团结、凝聚、进取、创新。作家依靠作品说话,团队依靠和谐奠基。若没有“团结”二字,再好的协会,最终都会成为一具空壳,如同再华美的房子,若没有家人齐心协力的爱护,也不会变成其乐融融温情满满的“家”。

马边文艺创作协会本身是一个松散型的社会团体,如何使一大批会员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共同团结奋进创佳绩,这是自协会成立以来领导班子一直思考、从来不敢掉以轻心的一个头等重要的问题。

在马边文艺创作协会成立大会时,理事会一班人便反复强调必须注重加强会员之间的团结协作,着力建设和谐团队。强调协会是一个整体,“山野文学作家群”是马边文艺界致力追求的一个根本目标。为此,需要大家精诚团结、友好合作。

古语云:文人相轻。但在马边,这恰好是反过来的:会员金刚石的大长篇发行了,协会会员共同为他欢呼,县里及时举行首发式推动销售与阅读;会员阿洛夫基的散文诗集出版了,协会会员共同为他在城区摆摊推销;会员夏书龙的散文集、小说集出版了,协会会员共同为他奔走呼号……大家把每一个会员出版作品都当作是协会的光荣和骄傲,当作协会的集体荣誉,相互欢呼,相互庆贺,相互支持,相互鼓励,坚决不搞“文人相轻”那一套,从而有力地促进了马边文坛团结和谐共同奋进良好氛围的形成。

文艺发展必须依靠当代,但更要着眼未来。对“孩子”的培养,就这样,被团结如手足的马边文人们提上了议事日程。

马边文艺事业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开始形成后,在发展的进程中,协会理事会一班人逐渐感到忧虑的是,协会会员虽有几十人,但是多属中老年爱好者,如不抓紧做好对青少年文学爱好者的培养,协会将有“断代”的可能。

为此,受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理事会委托,我于200211月专程到成都,向四川省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殷世江先生求教,请求帮助马边解决“断代”问题。对马边情有独钟的殷世江先生欣然应允,当即找来巴金文学院领导现场商议,决定以“文化扶贫”名义,免费在马边建立“巴金文学院马边青少年文学创作培训基地”,帮助马边培养扶持文学新人。

20034月中旬,受巴金文学院的派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四川《少年作家》主编邱易东先生一行应邀来到马边,在马边中学与县上正式签订“巴金文学院马边青少年文学创作培训基地”的协议,商定了定期向基地提供文学创作辅导资料、每年组织川内外作家来马边作一、两次文学辅导讲座,择优在《少年作家》期刊上刊发基地学员的文学作品等具体事项,代表巴金文学院向基地现场捐赠了100余册文学创作辅导丛书,并在基地举办了有100余名文学青少年参加的首期文学讲座,正式扬起了培育马边青少年文学新人的风帆。

百尺竿头看未来

文艺事业的繁荣离不开文艺团队自身的努力,更离不开党政的坚定支持。

进入新世纪以来的近二十年,在马边彝族自治县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县委宣传部继任部长阿库拉蒙、周军、张叶、周启梅一如既往,马边文艺创作协会会长换了一届又一届,历届领导班子都高度重视并一以贯之地全力支持文艺事业的发展,大家一张蓝图绘到底,一届接着一届干。县上随着财力的好转,对文艺事业的投入也逐年增加。最近,县委、县政府正式出台《马边优秀文艺成果和文艺人才奖励办法》,决定从2018年起,每年由县财政安排30万元资金,专项用于奖励马边文艺创作,从而更有力地推动马边文坛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2001426日正式成立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现马边县作家协会)之后,马边在近年来先后正式组建了县文学艺术联合会,陆续成立了县书法摄影家协会、县音乐舞蹈家协会、县民间艺术家协会。目前,马边文学艺术界所属的以上四个协会,共拥有会员252名。仅以作家协会而言,全县目前已有省作协会员5名、市作协会员25名、县作协会员76名。曾经的“孤雁”如今已成“雁群”,高缨老师殷切期盼、殷世江老师精心培育扶持的“山野文学”作家群在马边已经基本形成。

这些年来,以马边文艺创作协会为主体,县上先后组织开展了30多次大型文学采风活动。其中,在陈远担任县作家协会主席之后的20184月初,县上邀请国内近40名知名作家到马边,与四川省作协一道隆重举行了为期四天的“名家看四川走进马边”大型文学采风活动,这是马边历史上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一次文学采风活动,仅这次活动就收到国内名家书写马边的名作46件,省作协已将这些作品汇集成册即将正式出版。县上近二十年来持之以恒地主办《马边文艺》(现为《大风顶》文学季刊),总共出刊42期,致力为马边作家、艺术家提供施展才能的阵地和舞台。马边文艺作品在《人民日报》《民族文学》《四川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等国家和省、市主要报刊频频发表,县内有18名作家正式出版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书籍42本。

马边本土作家的作品多次在省、市获奖:如协会副会长夏书龙《梦中的河流》荣获乐山市政府“沫若文艺奖”、《舐犊情深》获《四川政协报》“中秋月明”征文二等奖、《立克晕倒之后》获《教育导报》“红叶杯”奖、短篇小说《鼠屋》获“天府文学单篇作品”二等奖,《乐山市志》将其视为乐山文学界大事载入史志。又如协会副会长阿洛夫基先后荣获乐山市政府“沫若文艺奖”、散文诗《黑土背上的阳光》获第二届四川民族文学奖、《后半夜的歌声》获第七届四川民族文学奖、《没有名字的村庄》获四川天府文学二等奖、《大风顶之恋》获2005年四川报纸副刊一等奖、《蔚蓝色的牵挂》获2006年四川省报纸副刊一等奖,其中《阿洛夫基散文诗选》被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34家图书馆收藏。他由此成为“乐山市第二届十大杰出青年”,被推选担任乐山市作协副主席近10年。再如县作家协会现任主席陈远出版的《乡音乡情乡韵》和会员彭涛出版的《大风顶神话》,分别荣获乐山市政府“沫若文艺奖”。

马边文艺创作协会(现作家协会)在进入新世纪以来,先后两次分别被评为四川省、以及乐山市“先进基层文学组织”,我自己也先后两次荣幸地被四川省作协评为“四川省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马边文艺界可谓千帆竞渡、百舸争流,灿烂的“山野文学”之花已经在小凉山下全面绽放,呈现出一片桃李芬芳、硕果累累的喜人态势。

回望2001,十八年光阴已悄悄滑落指尖,从当年那如同撕破午夜、雷鸣般降生的《奔生》,从孤零零几个马边文人辛勤耕耘自己有限的文学田园,到如今“山野文学”颇具气候,人们再提马边,会条件反射地想到“山野文学”,想到阡陌纵横山川含情,这儿已然是一片文学的沃土,幅员辽阔,蔬果繁茂,“农人”们取长补短,精诚合作,齐心协力将“山野文学”发扬光大,让马边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马边。

看吧,马边文艺事业繁荣兴旺的春天已经悄然来临!

作者简介:

张三才,男,四川屏山人。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有200余万字的文学作品陆续散见于省、市报刊,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马边彝族自治县文联、县作协名誉主席。著有并正式出版散文集《边城寻梦》《梦倚边城》《垂钓之乐不在鱼》《圆梦故乡》,论文集《张三才政协工作文集》。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